协会主要任务:
  •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,收集和发布小额贷款公司所需的各种信息。
  •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。
  •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。
  • 开展与外省市小额贷款公司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,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。
小贷大业

刘世锦:关注经济不?#33539;?#24615;,更需重视企业家作用
2019-09-26

   “好的公司是竞争出来的,是经过多少?#38382;?#38169;以后出来的。现在传统的增长理论中有对不?#33539;?#30340;理解,但是看不到企业家的位置”。10月19日,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举办的首届中国发展理论国际年会上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、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呼吁更加重视企业家的作用。
    现代经济的增长离不开?#38469;?#21019;新,需要各种要素的重新组合。刘世锦解释,其中的组合就包括?#38469;酰?#36825;是科学家干的事,生产企业家干的事,包括一些产品经理干的事,工厂内部搞生产的人干的事。市场更多是营销专家来做的事。
   “过去,我们对于不?#33539;?#24615;是严重忽略的,比如美国、日本怎么走,中国就应该怎么走。不过,从逻辑上来讲,只有?#38469;?#25104;熟以后,包括生产方法、工艺,甚至市场营销方法都很?#33539;ǎ?#22522;本上可以搬过来。但是,什么东西搬到中国,也要适合中国具体的环境,符合中国具体的初始条件,?#27426;?#35201;发生新的要素组合。”刘世锦反问,在一个?#33539;?#30340;环境中,比如中国的增长环境,最优是什么?事先知道吗?
    刘世锦说,事先是不知道的,而是事后盘点,发现某个东西最好。所谓的?#19994;?#19968;个最优方案,其实就是市场作用,在?#27426;?#35797;错,?#27426;险?#22909;的东西。当一个国家有巨大增长潜能的时候,不?#33539;?#24615;最大,有各种各样组合的可能,但是需要有人?#27426;?#35797;错,这就是市场作用。试错的那个人是谁?企业家,企业家就是搞要素组合的这么一批人。
    在刘世锦看来,这也是“我们有时候不太主张所谓计划经济思维方式的原因,要搞很多产业规划,包括区域规划,最后会发现出来的东西跟原来的规划?#27426;?#22823;关系。华为做得不错,任正非20年前知道华为是现在这个样子吗?恐怕他也不知道。”
    刘世锦还列举了一个调研实例,“?#19994;?#27993;江省调研产业集?#28023;?#38382;这是不是政府规划出来的?他们说根本就不知道,做着做着很多企业就聚在一起,他们叫做块状经济,最后经济学家来了?#21040;?#20135;业集聚。这就是一个演化的过程,是一个逐步消除不?#33539;?#24615;,最后最好的东西出来了,这里面就是企业家的作用。”
    不过,企业家的作用也是分类型的,不同时期,不同类似的企业可能扮演不同角色。刘世锦说,作为一个后发国家,如果有成熟的?#38469;酢?#29983;产工艺、生产方法,其实企业家很好当,但是到了?#27426;?#31243;度,难度就增加,上世纪?#21496;?#21313;年代中国有很多企业家搞市场营销很有一套,因为很多跨国公司在国外搞得很好,但是到中国以后就失灵了,他们不了解中国?#29992;?#30340;消费口味,而中国企业家搞?#20204;?#26970;,其实他们这也是在做新的市场要素组合。
   “改革开放前20年,能力最强的就表现在搞营销,很多人都是营销大王。但是最近几年会看到,可用的?#38469;?#36234;来越少,需要进行?#38469;?#21019;新,其实是?#38469;?#32452;合的人需要站出来。这种企业家在中国应该也会有,但是现在没有出来。”刘世锦说。
    对于政府反对的重复建设,刘世锦以汽车行业为例,根据一般规律总结,最后全世界就剩下三到五家大的汽车公司,“中国现在要发展汽车,搞三五家企业不就可以了吗?就规定三五家企业,省得那么麻烦,因为重复建设是浪费。但是,你规定的五家和最后形成的五家是一回事吗?”
    在演讲中,刘世锦还谈到对中国经济学的看法,“中国经济发展不错,举世瞩目。但是中国经济学好像不太?#23567;?#29616;在中国经济要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,经济学的发展可能也需要这样的一个转变。而且现在转变的条件也在逐步成熟。”
    刘世锦认为,第一是静下来,过去诱惑太多,经济高速度发展时期,增长源泉比较多,吸引人的地方太多。现在中国经济减速,没那么多热点,也就没有什么可追的了,应该静下来了。第二是专业化。过去的研究也有很多思想火花,但是没有进入专业化轨道。第三是积累,搞了这么多年研究,其实很多研究都是片段性的,很少有积累。最后一个是激励机制。


(作者为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常务理事及学术委员会副主任)
 

友情链接
内蒙古快三开奖
重庆农场幸运开奖结 体彩七星彩开奖结果 江苏11选5推荐5号码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188冰球比分直播 3d今天最近10期 安徽十一选五玩法开奖结果 今晚好彩1开奖结果 金牛通配资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走 好运快三基本走势图 贵州快三 斯诺克比分规则 北京28开奖官方网站数字 贵州11选5前三走 今天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